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犹时未晚的博客

做一个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普通的小语人,十分喜爱这份职业,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读书、写作,少说多做,踏踏实实地做点研究,为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基。三年来撰写教育随笔近百万字,有十余篇文章发表在国家、省级刊物上。指导学生发表文章30余篇次。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母亲  

2012-12-23 13:12:22|  分类: 亲人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母亲

近日因事回了一趟老家,下车后,走了一小段泥土路,拐过一道弯,一排五间鹅卵石砌成的平房又亲切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当看到两扇大门都落了锁,立刻心头一紧,原来父已去,母不在了,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房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邻居堂兄及表婶的话语,更使我如鲠在喉,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啊,转眼母亲离我们而去已近一年,但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我的心际,不敢也不愿相信母亲已经走了。儿时朦胧的记忆和成人后的真实感受,无不使我对母亲的想念更加深刻。

母亲一生生育六个儿子,没有一个女儿,“共产风”饿死了两个。我是母亲“共产风”过后生的。曾听母亲常常说起往事,父亲曾被抓过壮丁,家里就剩她带着未成年的孩子。父亲因病回到家,母亲为了给父亲治病,多次求生产队长借钱,但都无功而返。后来母亲找到村上德高望重的老人出面担保,总算借到5元钱,父亲才得以医治,被救回生命。

母亲为了我们兄弟四人吃进了人间苦难。在村上恐怕没有那个母亲能比的上,我们兄弟最少都读到了初中毕业,这在我们村也是绝无仅有的。正因为如此,母亲才遭受比他人更多的苦难。父亲无数次地埋怨母亲不该把我们送去读书,难道不能帮助下地干活挣工分吗?母亲默默地忍受着父亲的责怪,忙里忙外,田间地头和男人干一样农活,回到家做饭洗衣,照顾我们。而夜间我们经常能听到“吱吱吱”地声音,那是母亲为了贴补家用在打麻绳。打麻绳的木机随着母亲一边拉动,一边转动而编结。那“吱吱吱”声时常伴随我们睡眠,又时常让我们从睡梦中醒来,母亲又是一夜未眠。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苦苦地撑着这个家,我们在她的呵护下一个个成家立业,而母亲终于因过度操劳患上了各种疾病。

等到我快成家时,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那时几个哥哥都已分开单过日子。虽然已经进入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但我家的情况依然“外甥打灯笼——照舅(旧)”。那时我在外,一双年迈的老人为了我起早贪黑地忙碌着。因为土地少,母亲在河边开了一片荒地种一些经济作物,来增加收入,还养着一头牛,多少个雨天母亲佝偻着身子,披着蓑衣,牵着牛绳在河边放牛。听说一次,牛不高兴发起火来,竟把母亲拖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幸好被人发现救下。这头牛后来成了我结婚时的费用。

我们一个个都成家后,按理说母亲应该安享晚年了,多少次我们要接她来城里住,可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说,照样为我们操劳着,每次我们回家看他们,都给我们准备这准备那,大包小包地带回,诸如蒸肉粉,芝麻粉,花生米,干竹笋、马兰头等等应有尽有。而我们带给他的一些营养品她舍不得吃,都送给了以前曾经帮助过我们家的一些邻居和叔辈们,她总是说“做人不能忘呆(土话,意即不要忘了人家)”,多么朴实的话语。后来,我们回家就买双份的了。

直到母亲离我们而去,已经84岁的她依然没有闲着,还在帮邻居堂兄摘棉花。

  评论这张
 
阅读(209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