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犹时未晚的博客

做一个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普通的小语人,十分喜爱这份职业,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读书、写作,少说多做,踏踏实实地做点研究,为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基。三年来撰写教育随笔近百万字,有十余篇文章发表在国家、省级刊物上。指导学生发表文章30余篇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教育的两个名字  

2013-03-24 17:28:0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清心也可以《教育的两个名字》

  教育的两个名字

  ●于永正

  江苏省徐州市教育局局长强国先生长期从事政策研究工作,没做过教师,但他任局长之后,思路清晰,成绩显著。“是不是应了‘旁观者清’这句话?”他呵呵一笑,说:“于老师,凡是上过学并做过家长的人,对教育都不陌生。如果回过头来稍加思索——想想你上学的经历,想想孩子上学的经历;想想你喜欢的老师,你从老师身上得到了什么;再想想你不喜欢的老师,做一名教师最不应该怎么样……那么,你就会成为半个教育家。”

  强国先生的话让我回想了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师范学校,我从老师身上得到了什么。如果说我从课本里得到的是知识和道理,那么我从老师身上得到的则是善良、热情、责任感和学习的兴趣与梦想。

  按这种思路再往深里想,什么是教育呢?教育虽然很复杂,但我从我的老师那本“书”里读出了四个字:“影响”和“激励”;而我从教的40多年中也能概括出这4个字:“影响”和“激励”。我就暂且给教育起两个别名吧:“影响”和“激励”。

  “影响”——它是教育的第一个名字

  汉代的班固说:“教育何谓也教者,效也,上为之,下效之。”宋代的李邦献说:“教子弟无他术,使耳所闻者善言,目所见者善行。”这些都是在说教育的“影响”作用。

  美国有所布朗克斯中学,该校竟有两名学生后来获得诺贝尔奖。原来这所学校的不少教师就是成就卓越的科学家。所以有人据此说:“如果有一位学识渊博、才华超群的语文老师活跃于讲台,那么台下的学生中有望日后有名作家问世;如果没有优秀、聪颖的数学教师作指导,学生即使有数学禀赋,也不能被催化为才能。”这句话在说,同样饱满、健全的种子,落在湿润、温暖、肥沃的土壤里和落在沙漠中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布朗克斯中学的例子深刻地告诉我们,老师的素质对于学生来说太重要了。

  在美国有人做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实验:把小学生分成4组,每组配一个实验员,待实验员与学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得到了学生的信任之后,分别要求4组学生为孤儿院的孩子捐款。第一组实验员宣传人要有爱心,要慷慨捐款,同时自己也捐款;第二组实验员宣传不去救济孤儿,把钱留给自己;第三组实验员宣传人应当慷慨助人,自己却不捐款;第四组实验员宣传不必捐款,自己却捐款。实验结果是:第一组学生全部捐了款,第二组无一人捐款,第三组少数人捐了款,第四组大多数学生学着实验员捐了款。实验说明:说教对学生影响是微小的,教育不是“叫育”,而实际的榜样却对少年儿童的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个实验还告诉我们:老师(包括家长)的言行一致时,教育效果最大。所以教育家说:“只有人格才能影响人格的发展和形成,只有性格才能铸造性格。”榜样的影响作用确实是巨大的,深远的。

  大德无形,大化无痕。“影响”在小学阶段尤为显著。

  我的所有爱好,我的性格、品格,都受到了张敬斋老师的影响。这些影响因为我对老师的崇敬而愈加深刻、久远,甚至今天连我写字的字体中还有张老师的影子,幼学如漆!

  同样,我也在对我的学生施加着影响。北京大学研究生、现供职于中国民航总局的魏亚军,在给同学丛晓东的一封信中说:“我之所以选择了文科,完全受于老师的影响。”

  徐晴在读大学三年级时写的一篇作文里有这样一段话:“我原来是那样胆怯,是于老师使我成了现在的我,一个充满自信的我。一句话,是于老师塑造了我的人格。父母常说,我像于老师。有一次,我与爸爸讨论一个问题,把他说得哑口无言。他半开玩笑半生气地说:‘都是于老师把你宠坏了。’我说:‘小时候你不也很宠我吗?宠得我大气也不敢喘。’是的,如果没有于老师的微笑,没有那小学阶段学习生活的和谐氛围,我不会成为现在的我。”——“微笑”、“宠”、“和谐”这些词语背后的东西就是“影响”。

  学生的话对我既是巨大的鼓舞,又让我感到不安。我进一步认识到了老师这本“书”的分量。当我们在学生面前打开语文及其他课本的同时,也就打开了自己这本书——一本有内容却是无字的书。

  于是我更加努力地、不断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好人,把正直、善良、宽容、谦让、诚信、耐心、责任感……不断地充实到自己这本书中。是好人,才能是好老师。

  于是我更加努力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知识的人,一个爱好广泛的人,努力把“琴棋书画”充实到自己这本书里,使自己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老师的爱好越多,特长越多,对学生的影响、启迪也就越大、越广——谁也说不定哪块云彩会下雨。

  我的张敬斋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多才多艺的大师。上世纪50年代初,在山东半岛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一个刚满18岁的青年,每天要我们写一张大楷、四行小楷;亲自教我们唱京戏、拉胡琴;亲自为我们挖沙坑,让我们跳高、跳远,很小的我们,便知道了什么叫“剪式”、“滚式”、“跨越式”……那时他有“素质教育”的理念吗?肯定没有。他是靠他的善良、热情和才华来教书的。正如杜殿坤教授所说,一个文化高、修养高的人,怎么教都能教好。

  我从进入师范学校大门起,就努力向张老师看齐。徐晴在读大学三年级写的那篇作文里还有这样一段话:“相处的日子多了,我才发现于老师绘画、写字、弹琴样样都行,而且他的京剧唱得特棒。他总能将他的才能恰如其分地运用到课堂上来,令我们觉得上他的课趣味无穷。”

  我不但努力地、不断地修改和充实着“我”的这本书的内容,而且“装帧”也很考究。我在学生面前从不邋遢、懈怠,总是精神饱满,笑容可掬,不摆架子。我要让学生一见面就喜欢我,以我的热情唤起学生的求知求进的欲望。我要像张老师那样做个“会笑的教师”。

  掀开“封面”——“我”的这本书里有爱和尊重。后进生考试不及格而偷偷流泪时,我会悄悄地为他拭去泪水;犯错误的学生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总会为他搬把椅子放在我的侧面让其坐下——我从不把椅子放在我的对面,因为对面像是在受审、像是搞对立嘛。留级生来到我班,上课我会鼓励他,下课会和他一起玩,于是他很快就有了伙伴,很快地融入了新的集体……

  “我”的这本书有耐心和责任感。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我有的是等待和耐心,必要时,我会到他家里去送书,他不想读也不好意思不读——过几天我会问书中的故事的,我会看他的摘抄本的。“从长计议,”我对家长说,“他更要多读书,等他朗读得很流畅,语言比较丰富了,他会追上来的。只要尽力了,即使还不尽如人意,也不要紧,十个指头有长短嘛。”

  “我”的这本书里还要有知识,以备学生查阅。学生的兴趣领域会是千奇百怪的,“于老师,您相信UFO吗?”“于老师,我们的苏27战机能和美国的F16比吗?”“‘暴虎冯河’中的‘冯’为什么读píng?”……这时我都要及时地给予回答。“于老师,”一个叫冯羽商的学生故意考我似的问,“我的名字有意思吗?”“给你起名字的人应该懂音乐。”“对!我妈妈是音乐老师,您怎么知道的?”“宫商角徵羽,这是古代的五音……”

  “我”的这本书里有古今中外的故事,还要有笑话,用时还要随时能讲出来。“书”中还有我和学生之间的故事,我和学生共同书写,我感动着学生,学生也感动着我。

  “我”的这本书里还有顽皮和天真。我和学生一起在游泳池里打水仗,一起卧在峰山之巅,仰望蓝天白云,浮想联翩……

  “我”的这本书里也难免会有错误和不足。年轻的时候体罚过学生,经常大发雷霆,说过一些不尊重学生的话。但我改了。犯了错误我会当众向学生认错、道歉。于是错误变成了教育资源,学生又从中读懂了什么叫“正确地对待自己”;什么叫坦诚……

  老师的确是一本书,一本天天展现在学生面前、学生天天在读的书。这本书的“人文性”对学生的影响,不知要比语文课本中的“人文性”大多少倍!

  几十年来我一直不间断地书写、修改“我”这本书,使它的内容不断充实,不断完善,不断更新。让它对学生有更大、更多、更好的影响。

“激励”——它是教育的第二个名字

  清代的颜昊说:“数子十过,不如奖子一长。”这就是“激励”。

  上小学的时候,张敬斋老师给我颁发的一张他亲自画的奖状,还有他在我的作文簿上画的一条条波浪线,对幼小的我是多么大的激励呀!读初中一年级时,李晓旭老师在我的一篇作文上写的“此文有老舍风格,可试投中国青年报”竟让我做起了作家梦!从此便如饥似渴地读书,搜肠刮肚地写稿。理想虽未实现,但为理想奋斗的人生是充实的,收获是丰厚的!为此养成的读书、写作、观察、思考的习惯是无价的!

  至于别人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每个成功者、进步者,每个优秀教师教的每个学生都有这样的感人故事。作家黎汝清说:“我之所以立志当作家,最终成为作家,就是读小学时,有一篇作文登上了墙报。”安徽凤阳一中有个叫邵军的学生,表现很差,是个被老师放弃的学生,升入高三,新班主任吴华兵老师找他促膝谈心,说:“让我们从心开始。”说完,把“心”字写了出来。邵军十分感动。在吴老师的鼓励、帮助下,他发奋学习,一年以后,成了大学本科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产生的动力叫“激励”——由老师的爱心,激活了邵军的潜力。从这个角度上说,教育也可以叫“激活”。

  要激励每个学生。虽然学生不可能都像邵军那样变得令人惊诧。我在《教育,有时候很简单》一文中说:“同样褒奖的话,对张三可能起大作用,对李四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一点作用没有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激励、期待的话只要对一个人能起作用,我们就不放弃所有的人。人人都有长处,对他的长处就要多说夸奖的话、鼓励的话;就要赏识它、放大它。”放大优点“能激活学生的潜能,激发他们的兴趣”。而无数事实都证明,根据兴趣学习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天才。因此第斯多惠才会说“教学艺术的本质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

  激励是有学问的。

  激励要有针对性。要看准学生的闪光点之所在,即他到底有什么特长,把他的闪光点激活。有个学生叫李明,数学经常考不及格,为此他觉得抬不起头来。但他喜欢画画儿。一次,在他正为数学没考好而沮丧时,我说了一句:“李明李明,画画最行!”从此,他乐此不疲。后来通过刻苦自学,他拿到了美术大专文凭,成了一名优秀的画师。祖庆涛是位留级生。在我们所有任课老师的帮助、鼓励下,他变成了开朗、遵纪、有礼、勤奋的学生,但他读到初中二年级就辍学了。我对他母亲说:“他人品好,身体好,又有基本的文化知识,这样合格的公民,社会能没有他的安身之地?”后来他成了一名优秀的谁都信得过的保安员,每次同学聚会,他都是发起者。彭晓明记忆力、理解力惊人,一篇《赤壁赋》,读几遍便能背下来。我对他说:“我很喜欢你,你有很好的天赋,又好学,将来会成为一个学者。”后来他考取了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了。

  针对学生特长给予的激励,有时真能为学生“定终身”。这种具有远见性的激励,往往能使学生有追求,有志向,并最终取得成果。——像祖庆涛那样,成为一个合格公民,也是一种成果,为什么非要让小指长得和拇指一样粗?那不仅不可能,而且对“小指”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折磨。有人指出,教育的悲剧恰恰就在于我们千方百计地企图把上帝赐于我们的千万个天赋不一、个性迥异的学生造就成一个人,我们要尊重差异。孔子在两千多年前就提出“因材施教”的思想是多么伟大!但时至今日,又有多少人去实施了呢?

  表扬、激励的语言要有实指性,用词要恰当,实事求是,不能空泛。大而空的表扬,甚至像朦胧诗似的评价没有多大作用。“你真棒”之类的话可以使用,但最好说出“棒”在哪里。“你真棒!你的字有柳体的味道。”“你居然能正确地使用分号,思维多清晰啊!”“你不但回答正确,而且语言干净,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也不需要再添一个字。”这样的语言,学生能听懂,知道好在哪里,而且对其他同学也有启示作用。

  激励要着眼于育人。“虽然朱雷的发言是反驳李挺的,但李挺一直在平静地听,有君子之风。”“虽然这次刘卓薇落选了,有人还对她说是老师偏向另外的同学,才使她没评上‘三好生’,可是她——大家看她的表情——始终是微笑着的。她的名字改为‘刘卓微笑’更合适!”“我真感谢我们的语文科代表,每次收的作业本他都为我翻好——翻到该改的那一页,费了他的时间,却省了我的时间。”“大家看看韩玉慧改的作文,任何一个错字都逃不出她的眼睛,任何一个优点——哪怕一个词用得好——她都圈出来了,而且加了眉批。总批写得也比我好。这叫对别人负责。”我要求我班学生作文写好后,同桌的先互改(用铅笔),像老师那样改,然后再交给我改。学生改得真好!每次我总要表扬几个人。而学生们呢,也一次比一次改得认真。学生互改,收获的是能力,体验的是责任。

  激励,要真诚、动情。轻描淡写,面无表情的鼓励与肯定,会使学生不以为然,甚至不领情。什么是真诚的表扬,什么是随意说说,学生一听就知道,我从来不敢把小学生当作小小孩看待。

  激励要及时。事情过去很久才去赞扬,就失去了意义。即时赞美是第一阶段。突出的表现,赞美要重复,而且我总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一定要当众说!这样会增加被赞美的学生的荣誉感,而且会产生示范、引导的效果。

  我的激励的手段很多。除了语言外,还包括为学生发奖品(哪怕只是一本书,一支铅笔),发奖状。奖项要多,这样,奖品和奖状就不会为少数学生所包揽。让学生的作文、书法作品“上墙”也有很强的激励作用。还有一种激励手段叫“掌声”。不要低估了掌声的作用,掌声是世界通用语,它对人的激励作用也大得很,且又方便易行。把掌声送给该赞美的学生才真是“举手之劳”呢。

  有时候,要为学生创造被赞美的机会。才艺展示啦,演课本剧啦,自编自演“歇后语故事”啦,写字、默字、朗读、作文比赛啦,各种体育比赛啦(如跳远、爬杆儿、跳绳、掰手腕、爬山,等等),读书比赛啦……只要想让学生得到夸赞,总会有办法的。

  我是在老师的激励下成长的,我的学生也是在我的不断地激励中成长的。当年老师讲课内容已经印象淡漠了,但对老师所有鼓励、表扬的话却永远记在心中。

  我对“激励”的作用深信不疑。“唤醒、激励、鼓舞”是教育的伟大法宝。但是,它的背后必须站着了解、理解、真诚和热情。一句话,必须有“爱”来支撑。

  教育很艰巨,但只要从“心”开始,伸手就能成功;教育很复杂,但只要“学高”、“身正”,谁都会成功。

  当然,“影响”和“激励”不是教育的全部,教育还有别的名字。(原载《人民教育》2010年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